港澳觀察
  一場略帶烏龍和喜感的事件,讓我親身感受到什麼是“零容忍”。
  特首崔世安前日發佈施政報告,培養本地人才成為一個新的亮點。澳府政研室準備在特首新聞會後,與傳媒互動討論。由於不涉引入人才、技術移民話題,內地駐澳記者都興趣不大。新聞局提前一天通知時,註明是“與傳媒溝通交流”,地點是美麗灣葡式餐廳。
  沒想到幾個澳門同行炸開了鍋,讓我上FACEBOOK看這單新聞。官員們在餐廳與記者交流似乎很正常。2011年在京簽署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當天,政研室還在北京飯店與記者們互動,設有簡單的茶水、點心。但同行們糾正我說:這個事件在澳門,並且在內地時是臨時通知,澳門記者都住北京酒店(或附近),澳府在附近又無辦公樓。
  澳門傳媒協會在FACEBO O K上把採訪通知貼出來——— 這是正式官方採訪,議題涉非常嚴肅內容,在餐飲場地舉行極不恰當,浪費公帑之餘也令傳媒有利益衝突之嫌,或影響客觀公正報道,有損公眾對行業的期望與信任。該會還要求交待租場費用、餐飲費開支,呼籲記者拒絕接受招待,完成採訪後即離場。
  傳媒協會由澳門幾個同行自發組成,毫無官方色彩,在新聞界眾多社團中反而帶有濃郁的在野、獨立的味道。甚至可理解為“非主流”吧。但澳門沒有非主流一說,官員們更不敢稱誰是小報、誰是主流,只能聲稱公平對待媒體。
  話說特首新聞會開始前,大伙正想著如何擠眉弄眼或化好妝以博得提問機會。新聞局一官員提醒說,新聞會結束後有興趣的同行直接轉至隔壁蓮花廳。我才知道,早上已在網上改過政研室的採訪通知,轉到政府總部了。
  蓮花廳其實很狹長、逼仄,記者圍坐一圈,與官員距離僅約2米。會後政研室主任劉本立憨厚地笑了,顯得有點不好意思。他與澳門同行道別前很隨意交流時,吐苦水說,選的那家餐廳老闆是自己老友,租場不花分毫,本身也沒計劃設宴或提供茶點,僅有茶水。
  說烏龍吧,可能餐廳主人真是一片好心,餐廳空間好、也更適合非正式交流,大家侃侃而談。到最後不得不臨時把球踢回去,多有不快。或喜感吧,幾個同行可能有些整蠱的味道,因為總是得不到詳盡、深入的官員採訪,對模凌兩可、了無新意的官話積累了太多反感。
  但終歸是嚴肅的事。瞧,正是多元化的包容,正是網絡、社交媒體,正是“零容忍”,讓官員們在公帑面前如履薄冰,記者在採訪時拒絕餐飲。唯有整個社會的“零容忍”,才有官員和記者這兩種職業的真正道德感和自豪感。 南都記者 蔣生  (原標題:澳門記者為何拒絕政府宴請?)
創作者介紹

station

wg82wgvx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